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就去看看书 -> 历史军事 -> 升邪

第五五五章 十五人笼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只有长刀,不见主人。

  后来赶到的众人不急着去捡刀,三两结伴、彼此呼应着向更深处搜索下去,空空荡荡海,再没有新的发现。

  过不多久,众人回归,对望之下都缓缓摇头,无需多言就知结果......

  三尸识得此刀,苏景更是熟悉异常。初入幽冥驰援不津、冲杀于肆悦王煞血大军那一役,苏景险险就死在这柄长刀之下。

  蚀海遥遥以五指一抓,妖力凝结如索,把长刀卷入手中。。

  非其主人,刀不肯从,猛地发出一串鸣啸,长刀仿佛一条蛇子似的,开始猛烈挣扎,不过落于大圣之手,又岂还有它逃脱的余地,也不晓得蚀海用了什么法术,另只手在刀身上轻轻敲了几下,刀子立刻安静下来。随即蚀海一声赞叹:“好刀。主人是谁?”

  蚀海的眼力了得,只凭苏景、三尸的神情就看出他们认识此刀主人。

  “肆悦鬼王麾下一位少年刺客,应该颇受鬼王器重,他的本领不弱于我。”苏景应道。周围搜索已毕,除了此刀再无其他发现,众人不再耽误时间,向着海面浮升上去,继续前行。

  “刺客?”蚀海点了点头:“这倒难怪了,这柄刀的金料普通,但铸炼办法不俗,五行隐匿妙法加持,刀入土则隐于土,入海便随于水,入风则流于风,其形隐遁、一刀斩出自是难以提防。”

  三尸对望一眼,回忆以前和刺客少年遭遇的情形,长刀横跨在背。要多醒目就有多醒目,甚至连他刺杀苏景的时候,也未见他将长刀隐形,放着这么好的器性却不去用。还真是辜负这柄好刀了。

  不过刀是人家的,主人爱怎么用就怎么用,旁人管不着,三尸的疑问大可抛开一边。蚀海这一番话。至少让三尸明白了,为何雷动会莫名其妙地‘挨了个嘴巴’:少年不知去向,长刀孤落海中,隐于水不可见,被暗流卷起、飘荡中刀柄边缘正巧扫过雷动面颊。

  肆悦王帐下第一猛将,再外面为墨巨灵把门;鬼王心腹刺客的长刀又遗落海中?苏景皱了皱眉头,浅浅思索了片刻便收敛心神,未做过多琢磨。何必白费精力,再往深海中去。总有真相大白一刻。

  赤目来到大圣面前:“刀服帖了么?”

  大圣点点头。晓得红眼矮子最见不得好东西在别人手里拿着。将长刀往他面前一递:“拿去。”蚀海既不存善良心思也没有成人之美,那长刀在他手里老实,若被别人拿到照样还得挣扎。拿它之人少不得要吃个苦头。

  蛇妖小子知道红眼矮鬼的贪婪,矮鬼又何尝不知蛇妖的狠毒。赤目眯起眼睛看蚀海,将信将疑:“你可莫诳我。”

  蚀海呲出毒牙,笑容森森:“想要又不敢拿?”

  终归还是敌不过宝贝的诱惑,赤目咬了咬牙,伸手从蚀海手中接过长刀。

  长刀稳稳当当,被赤目拿在了手中。

  大圣一愣,但很快也就明白了,被祭炼认主的修家的法器,若是落在另一位修行之人手中,会有挣扎反抗,但若被普通人拿到,大都相安无事。不过话说回来,普通人就算得了修家器物也没有半点用处,发挥不了宝物的效用。三尸体质特殊,一身怪力却不存半点修元,长刀只当赤目是个凡人。

  “是我小肚鸡肠,用自己的小心思去量大圣的大胸襟。莫怪莫怪,多谢多谢!”赤目得了宝贝心花怒放,一改平时模样,没口子地向大圣道歉加致谢。

  “大家自己人,我坑自己也不能坑你,不能。”蚀海呲着毒牙继续笑......

  仍是队伍两分,苏景等人‘山下’飞遁;蚀海与顾小君海中疾游,才启程不足没一会功夫,苏景忽又冷哼了一声,在他身边的戚东来也察觉异常,冷笑了一声:“好家伙!”

  前方五十里开外,海面上有人。一群人、十五个。

  十五个人脊背朝外、团团围坐,肩头相碰手臂勾挽,栅栏似的围成一圈。不过栅栏之间会有间隔、这十五个人却挤得极紧密,身体与身体间全无一点缝隙。

  正是因为他们坐得太拥挤,所以围成的‘圈子’很小,他们都弓背、垂头,彼此间头顶相抵。他们的姿势......十五个人好像十五根竹篾,扎起来...他们用自己的身体,扎成了一个‘笼’。

  尤其让苏景触目惊心的——他们都带着金铁遮面:青面獠牙、猛鬼面具。

  苏景不陌生,‘十字’少年有一群手下,他们都带着猛鬼遮面。面具狰狞,可活鬼苏景都杀了数不清多少,又怎会觉得几个面具骇人?

  只因他们围坐、垂头,就算带着面具,苏景人在半空又怎么可能看得到?能看到就是能看到,‘十五人笼’在海中或沉或浮,但他们的面具都是朝天、向上的。

  会如此不外两种可能:一是这些刺客都把面具带在了后脑,又或者...他们的头颅反转。

  看肩膀的姿势、面具下露出的颈子筋肉扭曲,还有面具眼孔中透出的那死气沉沉的目光,何须上前细探,苏景再也笃定不过:是后者。

  十五人笼,常理以论绝不可能的...望着天!

  “笼子死了,曾遭巨力侵袭,莫看鬼身完好,但煞经阴络全都断碎成渣。”大圣的声音平平静静,他的灵识远胜苏景,还在几十里外就已经探得明白了:“但笼子里还有生机,有个活的。虚弱得很,伤不了人了。”

  ‘拆笼子’的粗活不用大圣出手,这种事情也指望不上干净整洁三神尊和红颜娇弱戚东来,苏景振翅疾飞,自天空俯冲来到‘十五人笼’前,全不嫌腌臜,伸手去拆解那些尸身,不料尸身触手坚硬犹如金石、彼此间又纠缠得奇紧,手臂如此,三十条腿也一样,全都‘绞’在了一起,把一座笼子编都再紧密、结实不过。若不毁尸万万开解不来。这种时候苏景又怎会有太多顾忌,心中默念一句‘情非得已,有怪勿怪’,一根剑羽挥出,直接将尸笼一片破去。

  几乎就在破笼的同时,笼中一声女子叱喝响起,一道清冽水色振出向着苏景的胸口疾刺而来!

  水色剑意饱蕴,起处刁钻落处毒辣!可笼中人已到强弩之末,她的偷袭再如何巧妙,失了充沛力气相持也难有建树,速度不够、力量更不值一提。苏景都无需再出第二剑,只将破笼的那根剑羽撤回,轻轻松松地破击。

  那一剑是一滴水,被挡下后归复原形,又飘回笼中、落在了主人的指间,晶晶莹莹,透彻得很。

  笼中,铁面遮覆面容的少女。

  少女的面具精致、漂亮,面具所绘不是狰狞丑陋的恶鬼,而是蛾眉杏眼的美貌少女。

  少女带了个漂亮的少女面具。

  一样不陌生,苏景也见过,‘十字少年’的帮手、妹妹。

  铁面少女神志模糊,但还是认出了苏景,口中虚弱两字:“是你......”话未完,身体一歪昏厥过去。

  苏景感识明白,与王灵通不同,十五人笼和笼中女子都未被‘黑暗’侵染,只是普通鬼物,伸手入笼把她抱了出来,真元一探当即放下心来,她重伤、脱力,但生机还在,死不了。

  左手揽住少女柔柔腰肢、右手直点煞鬼命窍、胸口正中的膻中大穴,一道金风流入少女身体,为她润经洗脉。

  得苏景相助,少女的手、颈等暴露在外的肌肤,从苍白颜色迅速恢复莹润光泽,脸上戴着面具看不见,但想来也是如此。

  经脉得金风匡扶、稳定下来,少女用来护命的那一点阴修鬼元立刻有所响应,开始缓缓游走......性命无碍,至多再昏迷上盏茶醒来就能醒来。这些事情无需止步,苏景相救少女,众人继续前行。直到此刻,三尸才凑上近前,赤目伸着脖子仔细看少女指尖上那一滴水,口中喃喃:“又是件好东西...”抬起头、望向苏景:“苏锵锵,她什么时候死?”

  那滴水似是灵物,微微一震钻入少女的肌肤中去了,不受小贼觊觎。

  赤目爱宝贝,拈花爱美人,踩着棺材飞上二尺,满眼羡慕地看着苏景:“苏锵锵,打个商量,你放手,由我抱着她,我来戳她胸口成不?”

  赤目随口搭腔:“你又没修元,戳她胸口纯粹调戏。”

  “不然,”拈花早都想好了办法:“苏锵锵可以按着我的脑袋,把真元传给我、我再传给她...”说着他又自顾自地笑出了声:“这女娃子的身段,比着顾小君好。”

  顾小君真不知道是该无奈还是该气恼,深吸一口气按住了心底的火气,只当没听见,不料拈花没忘了她,又抬起头主动望向她:“你的姿色不凡,身段遮掩于差袍稍显逊色,可顾姑娘当知,也是这身差官袍子,让你平添几分锐辣!”

  戚东来笑得咯咯咯地刺耳:“锐辣是个什么东西?”

  雷动则提醒赤目道:“她带着面具,说不定是个丑八怪!”

  若天生丽质,又怎么会总带着个美貌的面具。雷动一眼惊醒痴中人,拈花把什么顾小君、锐辣全都抛开一旁,连连点头:“天尊所言甚是,我先去揭面具。”(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