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就去看看书 -> 历史军事 -> 我的民国生涯

第三百五十二章 开始攻城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在广州城里,上至古庄干郎,下至普通的士兵,全都知道三百军攻城在即,是以所有人都在拼命的修筑工事,一栋栋民房被改造成了碉堡,一条条街道被石头砖块所垒砌隔开,一挺挺机枪被搬上了屋顶和窗口。

  王春生艰难的扛着一块大石头,重重的将它垒在一面墙壁上,发出了沉重的一声闷响。这块石头很沉,足有一百多斤,这么重的东西对于长期营养不良,年近十六岁的他来说实在是太沉重了,放下石头的王春生只感到自己的腰都要断了。

  抚摸着仿佛要断掉的腰,王春生忍不住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石头上,感到整个人都要虚脱了。正喘着粗气的他坐在石头上,沉重的呼吸仿佛就像一个破烂的风车般粗犷。

  “春生,赶紧起来,别让那几名监工看到,不要又要挨鞭子了。”一旁的大伯正好扛着一根木头过来,看到后赶紧将他拉了起来,低声说道:“你忘了今早被打断了腿然后就失踪了的王家的小子吗?”

  “嗯,张老伯,我知道了。”王春生也低声应了一声,随即就站了起来,准备又去搬运石块。

  这名老头就是昨天挺关照王春生的那名大伯,姓张,两天时间下来,王春生和他倒也熟络了起来。

  “快点,都快点,皇军说了,今天要是完不成任务,大家通通都得死!”

  这时,旁边又传来了几名监工的声音,他们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脚下套着一双马靴,头上戴着日军军帽,手上还拿着一条皮鞭四处巡视。看到谁的动作稍微慢一点就是一鞭子过去,摆出了一副如狼似虎的样子。从早上到现在,王春生已经挨了好几鞭子了,抽得王春生的后背那是火辣辣钻心的疼。

  王春生咬着牙,低头向着旁边对方石料的地方走去,但是在他心里已经暗暗下了决心,只要有机会他一定这几名监工好看。

  就在王春生走到一堆石料旁,准备弯下腰搬起一块大石头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着一股粗大的黑烟就升腾上了空中,随之而来的是众人的脚下传来了一股轻微的颤抖。

  “这是怎么回事?”正在干活的众人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活,惊疑不定的朝着西南方向望去。

  “国军,是国军开始攻城了!”不知道是谁在那里大喊了一声。

  “什么,国军攻城了。”

  “太好了。国军终于开始攻城了!”

  众人纷纷议论了起来,一时间整条街道上正在干活的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活,众人一边议论,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丝喜色。

  看到这般情景,几名监工赶紧走了过来喝道:“干什么?干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杵在这不干活了吗?是不是还想挨鞭子啊?赶紧给我干活去!”

  看到监工赶了过来,众人这才慢慢的散开陆陆续续的开始干活,只是干活的速度已经明显慢了下来。

  看到众人的模样。一名四十多岁,满脸横肉的监工不禁大怒,随手一鞭子就抽在了张老伯的后背,将正准备般石头的张老伯抽得一个趔趄就要摔到在地上。再也忍不住心中怒火的王春生一把抓住了监工的鞭子。大喝一声:“你想干什么?有你这么作践人的吗?”

  监工先是一愣,随即便怒道:“哟呵,你个小杂种,活得不耐烦了吧?竟敢多管闲事。老子抽死你!”

  说完,监工举起了鞭子便朝着王春生抽了下去。但是没想到他的鞭子刚举起来便被王春生给一把抓住了。王春生望着对方。双眼如同喷火般盯着对方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也别太嚣张了,老话说得好,风水轮流转。现在国军已经开始攻城了,你还这么卖力的为日本人卖命值得么?还是替自己留条后路吧!”

  说完,王春生松开了鞭子,走到一旁将张老伯扶了起来。

  这名监工被王春生这么议和,脸上是一阵红一阵白的。有心发怒,却又觉得对方刚才的话很有道理,现在国军已经开始攻城,自己再死抱着日本人的大腿是不是值得,如果国军真的光复了广州,自己这些为日本人卖命的人肯定没有什么好下场。这个小乞丐说得对,还是给自己留条后路吧,想到这里,这名监工的脸色开始变了起来,过了一会,他们原本尖锐的喝骂声也像是缓和了许多。

  刚才的那声巨响仿佛像是一个信号,无数的爆炸声和枪炮声很快就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七月四日上午八时,三百军对广州的总攻正式开始。

  首先打响的是广州的西门,柏井然率领着四百师在三十多辆索摩亚S35坦克和数十们一五五榴弹炮的掩护下向着西门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但是当柏井然指挥着部队开始攻城后却发现日军并没有在城市的外围布置太多的防御阵地,这也导致了四百师很轻易就突破了防线冲入了市区,只是在部队冲入了市区后,四百师这才感到日军的抵抗一下子变得激烈起来。日军在各个街道和街道旁的建筑上布满了堡垒和射击孔,甚至还布置了许多五十七毫米口径的反坦克炮,三百军官兵一进入他们的射程,铺天盖地的炮火和子弹就如同潮水般打过来。

  “长官,柏师长报告,日军在城内抵抗非常猛烈,四百师一连发动了两次进攻,但进展缓慢,反而损失了三辆坦克和上百名士兵。”

  “报告,三九八师林师长报告,他们在城北的进攻也遭到了日军的顽强抵抗,为了减小伤亡,林师长已经下令暂缓停止进攻。”

  看着面前站着的两名参谋,苏瑞不动声色的点点头问道:“三九九师呢?有进展吗?”

  参谋黯然叹了口气:“三九九师也是一样,进攻也很不顺利,李师长请求出动俯冲轰炸机进行轰炸。”

  “不行,不能派出俯冲轰炸机。”苏瑞果断的拒绝了这个请求,“这个头不能开,轰炸机威力太大,要是出动他们的话,不等这场仗打完,广州城就不复存在了。”

  说到这里,苏瑞背着手在指挥部里转了两圈,想了想说道:“这么吧,你马上告诉各师,为了避免过大的伤亡,进攻的速度可以适当的慢下来,再让炮兵把一零五榴弹炮以及步兵炮送到城里,用炮火敲开鬼子的乌龟壳!”

  “是!”

  很快,随着苏瑞的命令,广州城里又开始响起了阵阵隆隆的炮声……

  “哒哒哒……”

  一串子弹击打在了刘毅身旁的砖头上,激起的碎屑敲打在刘毅的身上打得他生疼不已。

  “靠,狗日的小鬼子,打得还挺准的。”

  一旁的班长转头对刘毅道:“老刘,前面的那挺歪把子太他妈讨厌了,你枪法准,赶紧把他敲掉!”

  “好咧!”

  刘毅点点头,抓着他的伽兰德狙击步枪跑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慢慢的对准了前方四百多米处正不断倾吐着火舌的机枪,很快,一挺喷着火舌的十一年式轻机枪便出现在他的瞄准镜里。

  虽然那名日军射手隐蔽得很好,但在他既然要射击,身体或多或少就要有一部分露出来。刘毅慢慢的瞄准了露出了头部的机枪手,深吸了口气,然手猛的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正搂着机枪扫射得正起劲的日军机枪手便一声不吭的倒在一旁,在他的钢盔上出现了一个拇指大的枪眼,一股献血正泊泊的从洞眼里流出来。

  消灭了一挺机枪后,刘毅并没有麻痹大意,立即一个翻身跑到了一旁,趴在一处隐蔽的地方。果然,刘毅刚离开,立刻便有两挺机枪朝着他刚才射击的位置扫射了过来,将刘毅刚才呆的地方打得石屑纷飞。

  看着四处跳动的流弹发出的火星,刘毅不禁暗暗骂道:“靠,幸亏老子跑得快,就得光荣了。”

  虽然心里在暗骂,但刘毅的动作丝毫不慢。他很快就架设好了步枪,对着远处又开了一枪。

  “砰……”又一挺机枪被敲掉了。

  随着第三挺机枪被敲掉,街道上的日军火力很快停了下来,看到这里,排长把手一挥,立刻就有一个班的士兵冲了上去。谁知道他们还没冲上前两步,被敲掉的机枪火力又复活了,随着阵阵机枪声闪动,这个班的十二名士兵立刻就倒下了三名,剩下的七名士兵也被机枪牢牢的压制住动弹不得。

  看得目眦欲裂的排长沙哑着声音大声喊了起来:“狙击手、机枪手,快给老子把鬼子的机枪敲掉!掩护三班撤回来!”

  “砰砰砰……”

  “哒哒哒……”

  在后面的士兵不敢怠慢,赶紧用手中的枪支向前猛烈的射击着,拼死掩护前方的兄弟,当三班撤退下来时,一个班十二名士兵只剩下六个人了。

  看到这样的情景,排长不得已开始向连部呼叫,请求派出一门步兵炮甚至是一辆坦克过来,以消灭对方的火力点……(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