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就去看看书 -> 狗亚APP亚博官方下载地址安装 -> 怪厨

第二百九十一章 感情很难懂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白路用巧劲锁住狗子的手腕,这家伙无法还手,只好跟白路上楼。

  房间里,王意还是坐着不动,直到狗子和白路进屋,她也只是站起来而已,面色平静,一言不发。

  白路按通李强的电话:“你想好了没?”

  “想好了。”李强痛快回话:“房贷我付,给她找房子住。”

  白路挂上电话,对狗子说:“这个女人我要了,从今天开始,她是我的,你可以不服,也可以报复,只要你有这个胆量。”说到这里,话风一转,对王意说:“至于你,收拾东西跟我走,被谁包都是包,你还害怕多一个人睡你么?”

  王意冷冷一笑,轻声说句好,收起茶几上的钱,进屋简单收拾下衣服,拎着两个大包出来。

  白路问:“电脑,鞋子,其他衣服不要了?”

  “要,我拿不走。”王意的回答永远出人意料。一般电影里出现这种情节,都会潇洒的说不要了,要告别过去什么的,淡漠的王意偏是说出不同答案。

  白路问狗子:“我带她离开,你有没有意见?”

  狗子说:“你说呢?”

  “废话真多。”白路松开他的手腕,反手一个大耳光,冷笑道:“我心情不好,别惹我。”

  走到门口,拉开房门。门外面站着一堆狗子的小弟,是想进来救老大砍白路的。

  白路说:“把手里的玩意都给我放下。”

  没有人听他的,白路看向狗子:“他们听你的,你说话。”然后很不耐烦的使劲挤了挤眼睛:“我真的没耐性,从现在开始,你少说一句话,我就断一根手指。放心,是折断。”

  然后深呼吸一次,小声道:“让他们把手里东西放下,进屋收拾行李,搬下楼等我。”

  在他说话的时间里,狗子一直在看白路,似乎是在猜测这家伙说的是真是假。

  白路没心情等他猜出答案,轻声道:“我说,搬家。”

  狗子愣了一下。不说本身性格如何,就说当着许多手下,如何能轻易服软。他还想多转几次坚强。

  白路也不客气,右肘砸过,把狗子逼到墙边。左手快速伸出,一弯一折,只听喀嚓一声,狗子左手食指被折断。

  以左手折左手,白路侧出半面身子,问门外的小弟:“还不干活?”

  “干,干。”有个小弟比较聪明。知道短时间内搞不定白路,决定先护住老大,丢下手里钢管,跟身边人喝道:“老大右手已经废了。还想废掉左手么?干活!”

  这家伙说话比白路好使多了,走廊里一堆小弟乱七八糟丢下一堆武器,然后进屋干活。

  白路跟王意说:“该收拾什么,不收拾什么。你去告诉他们。”

  淡漠的王意看眼白路,走去卧室。

  等大家忙碌起来。白路跟狗子说:“你不用不平衡,万豪就觉得不平衡,现在关在局子里,如果你也想进去,尽管来找我。”

  声音很平静,在阐述事实,狗子听的很不舒服,我是老大啊,就这么被人威胁?

  可是吧,又没办法硬拼,右手缠着绷带,左手食指骨折,都是一动就痛。肋下和小腿也不舒服,心里哀叹一声,今天算是倒霉了。

  倒霉的他胡思乱想,找寻倒霉原因,找来找去,认为是王意带来的霉运。比如万豪,再比如自己,都是和王意纠缠到一起,才会惹上事情。

  白路不管他在想什么,坐到沙发上,随口问道:“杀过人没?”

  狗子没法回答,这家伙就是个疯子,什么话题都说么?

  白路笑笑:“我杀过,你信不信?”

  狗子突然就冷了,感觉特别冷,不知道为什么,对面这个光头说的话,他十分相信。

  白路说:“不用紧张,到现在为止,我还不想杀你。”

  和前一句话一样,狗子也相信这句话,便又有了些寒冷感觉,小声咕哝道:“你疯了。”

  白路不同意他的观点:“我没疯,如果我疯了,你现在是尸体。”

  狗子不是白痴,就目前这个状况来说,知道没办法硬拼,索性闭口不言。心里想的是,先由着你来,只要弄不死我,咱们山水有相逢,慢慢来。

  白路一直不在意他的想法,你不说话?我也不说,白路安静看着一帮人搬家。只是吧,刚安静一会儿,警察来了。

  刚才,他和狗子单挑,算是打架小纠纷,没人报警。可后面是十几个人拿刀砍人啊,居民终于感到不安全,有人报警。

  报警时说明有很多人带着武器,所以出警人员比较多,一共来了三辆警用面包车,下车后,一堆警察直接上楼。

  走廊里摆着一堆刀具钢管,警察先没收掉,然后询问是怎么回事,这些武器是谁的。

  狗子和他的手下都是老油条,跟警察说,他们是来帮忙搬家的,至于这堆武器,不知道是谁的。

  警察问过所有人,都是如此答案。甚至连王意和白路都只说不清楚。

  见没人打架,警察只好带着非法武器离开,狗子的手下继续搬家。

  王意没有什么东西,除去衣服鞋子化妆品,就是一个电脑,很快搬空房屋。白路带着狗子下楼,打开大黄蜂的车门:“放进去。”

  幸亏他的面包车是加肥加大款,也幸亏王意没什么大件,很快塞满一车行李。

  白路让王意先上车,然后跟狗子说:“劝你一句,别想着报仇。”开门上车,驾车离开。而倒霉蛋狗子则是马上去医院看伤手。

  汽车很快驶离通县,王意小声说话:“谢谢。”

  “不用谢我。”白路给李强打电话:“我带她回来了,往哪儿送?”

  李强让他先往市里开,一会儿打电话。

  十分钟后,李强打来电话,让白路去北五环。

  白路答应下来,好象提线木偶一样往北五环开。

  开到一半路上,有个叫军子的的人打来电话,说是李强问他借房子,让他打的这个号码。

  白路说是,在军子的指引下往西行。一直开到运动员村附近,有一片步梯楼,小区门口站着个青年,穿件军大衣。

  白路在他面前停车,探头问话:“军子?”

  “是我。”军子拉开车门,上车后说道:“往里开,倒数第二栋楼,二楼。”

  后面的事情就是搬东西,白路好象苦力一样,努力把所有行李都堆到屋里,然后说声再见,快速离开。

  在离开之后,再给李强打电话:“安置好了。”

  李强连声说谢谢。白路说不用谢,挂上电话。

  挂电话后,他觉得李强真是多余,一个王意而已,至于这么投入么?遇到值得爱的女孩,把脑袋给她都行;遇到不值得爱的……

  白路打小在监狱长大,一直没见过女人,没有感情经历,不知道谁值得爱,也不知道谁不值得爱。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心,知道自己不会喜欢谁。

  比如一来北城就认识的女警察孙敏,他不会去喜欢,因为他不想伺候祖宗。

  乐苗苗不会去喜欢,王意也不会去喜欢。没错,人是可以犯错误,改正就是好孩子。不过白路有洁癖,他过不去自己这关。

  他也不会喜欢付传琪,太聪明太冷静的女人,好象完全没有感情一样,你是娶来做老婆,还是娶来做对手?

  他喜欢懂事的女孩,比如沙沙,比如丁丁,比如文青,甚至也喜欢李小丫。他不在乎女孩长相,在乎的是那一颗心,能守住自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就成。

  现在,李强为王意沉迷,如同为王伊一沉迷的童安全一样,他认为有点儿不值。不过感情这东西,从来没有道理可讲。想了想,车停路边,给童安全打电话。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接通,童安全很抱歉的说:“刚才没听见,路子,有事么?”

  白路被他问愣了,有事么?这该怎么回答?

  见白路没说话,童安全以为是另一件事,白路是不好意思出口,于是赶忙说道:“最近出了点事,没能及时还钱,不好意思啊路子,你放心,一有钱我马上还。”

  白路笑笑:“没问你要钱,是想问你什么时候有空,来饭店喝酒,你,还有小朋他们,好久没见了。”

  “恩,等我问问他们,定下时间给你打电话。”

  “必须要打电话,否则怕你们吃闭门羹,最近我都在忙活新饭店的事情,很少去小王村路。”为了避免童安全瞎想,白路瞎找借口,把新饭店拿来说事。

  “你又开饭店了?真好,我看前一个饭店,你也没怎么干啊,收费那么低,根本不赚钱,你哪来的钱?”童安全着急赚钱,一个是还钱,一个是养女人,脑子里总在琢磨这些事,便是纯粹习惯性地多问一句。

  “没什么好不好的,定好时间给我打电话。”

  童安全说好,挂上电话。白路重新开车回家。

  家里很热闹,一堆女人凑一起开会,扬铃拿着十几份简历给柳文青和沙沙做介绍,问她们意见。

  因为是给白路挑帮手,沙沙很认真,仔细看每份简历,看来看去一声叹息:“都是留学生,真厉害。”

  扬铃说:“厉害什么,你也可以,如果你哥同意,你甚至可以移民。”

  “我不移民。”沙沙说道。(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